揭密故宫西华门建“长楼”的秘密!︱1972年北京发生了一件出乎预料的大事! – 徐徐道来话北京(爱游戏)

揭密故宫西华门建“长楼”的秘密!︱1972年北京发生了一件出乎预料的大事! – 徐徐道来话北京(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子年北京 21个 齐发平台_官方唯一网站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加星标,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今天推送图文与音频内容不同,点击音频可直接收听!1972年,中国农历壬子年,又一个十二年过去了,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历经七十六年进入第二十届。8月26日,在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举行的奥运会开幕式上仍旧没有新中国体育代表团的身影。但进入20世纪70年代以后,新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在十个月之前召开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代表大会上,国际社会已正式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联大正式成员,新中国体育代表团回到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日子已是指日可待。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形成的东西方冷战格局,让新中国几乎与整个西方世界隔绝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在西方世界的眼里,中国成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国度。在《格蕾丝—-一个美国女人在中国》书中,作者这样写道:近二十五年来,西方媒体对中国最近距离的观察点就是香港和东京这两个城市。而这一年发生在北京的一件出乎常人预料的大事正改变着这种局面。这件出人预料的大事件到底是什么事?这件事又将如何改变中国的现在和未来?子年北京陈虎.1972年2月19日,农历壬子年正月初五,正是学生放寒假的日子。上午,北京三十一中的学生张广林就和同学们一道跟着班主任老师来到了满是积雪的八达岭长城。张广林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 我们接受了一个特别神秘和神圣的任务—-准备迎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老师叮嘱我们:这次接待和以往不同,不欢呼、不喊欢迎口号,要装作在随意玩耍,看到美国总统要“以礼相待,不卑不亢,不冷不热,理直气壮”地回答问题。张广林说:正是这次为迎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所进行的长城彩排,他将“不卑不亢”这四个字铭记在了心上。壹齐发体育_最新官网丨1972年 尼克松访华2月21日,正月初七,上午11时27分, 北京气温零下9度,西北风6级。美国总统尼克松乘坐的蓝、白、银三色喷气式专机徐徐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走下飞机的尼克松,首先伸出手,与周恩来热情紧握,足有一分钟。美联社记者亨利,哈岑布什在尼克松到达北京的当天撰文说:被共产党人斥为资本主义象征的尼克松今天已在中国首都落脚。北京的官员们为他们所邀请的客人们安排了一个降低了调子的欢迎仪式。……北京机场几乎没有迎接到达的色彩—-没有红地毯, 没有邀请外交使团,机场上没有群众,只有一面中国国旗和一面美国国旗。这一幕恰好被当时正在瑞士的为中国画报出版社工作的美国专家沙博理从电视上看到,他说:“在日内瓦, 我从电视上看见尼克松几乎静悄悄地进入北京。”在2月22日的《北京日报》第二版上我们注意到新闻图片中的一个细节:周恩来总理和尼克松总统在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时,在他们的身后挂着的巨幅标语仍旧是:“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 ”或许我们可以把这个细节看做是对“不卑不亢,理直气壮”的时代背景的交代。1972年是中国的建交年,继上一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后,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接踵而至,查阅这一年的报纸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个月都有建交的公报见诸北京的报端。1972年 中国建交年贰丨1972年 中国建交年尼克松离开北京七个月后,日本国的国旗也挂在了北京长安街的华灯灯杆上,这让当时的北京人觉得很刺眼。原来是刚刚上任的日本新首相田中角荣带着230人的庞大阵容来到北京,开始了他恢复中日两国邦交之旅。钓鱼台国宾馆成了田中角荣的居舍,国酒茅台成了两国首脑谈判的润滑剂。叁丨外交回暖给北京市民带来什么样的感受外交年给北京市民最直观的感受是:北京最显眼处的街景变了,不仅墙壁、铺面房被粉刷一新,许多特殊时期中被废除更改的老街名、老店名也悄然恢复。反帝路恢复为东交民巷;红日路恢复为东四北大街;四新路恢复为佟麟阁路;反修医院恢复为友谊医院。老字号六必居酱菜园、致美斋饭馆、丰泽园饭店以及蓝天、造寸等老字号裁缝店等都恢复了原来的名称,六必居、丰泽园还重新挂起了老牌匾。外交回暖的春风还吹拂到北京社会生活的很多角落:10月2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开始播出《业余外语广播讲座(英语初级班)》,并很快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世界四大通讯社(美联社、合众社、路透社、法新社)为此发消息说:“一个漂亮的男声和一个漂亮的女声” 开始播出英语讲座。60万册英语教材在北京新华书店随即被抢购一空。这年6月,根据毛泽东主席“关于外语学习要搞齐发真人_最新官网好”的指示精神和广大干部群众渴望学习外语的要求,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着手筹办业余外语广播讲座。7月18日,周恩来总理批示:“北京广播外语讲座,一经出现,影响极大。请于7月下旬先将第一月教材稿、教师播讲录音,送外交部,由浦寿昌、章含之、唐闻生三同志组织审查,肯定可用后,再在8月中旬于北京开课。”一个普通的英语讲座,要惊动党的主席和国务院总理才能开课,这让生活在今天的人很难想象。翻开这本英语教材,第一课的内容只有一句话: Long Life ChairmanMao(毛主席万岁) !这一年,在非常岁月中被关闭的北京语言学院复校,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也恢复工作。外交部开始调集原外语学校的学生进行出国培训。一天,时任外交部干部司司长的许寒冰到医院来看望陈毅元帅的夫人张茜(当时外交部长陈毅元帅刚刚故去),并带给她一个好消息:周总理指示,翻译还是要培养的,想把过去在外语附中学习的老初三学生招回来,送到国外深造,将来回国后就到外交部当翻译。许寒冰对张茜说:你女儿丛军是外语附中的,符合这个条件。齐发_齐发app_齐发官网事后,有幸成为这批公派出国留学生的陈丛军才知道,他们是在非常岁月期间送出去的第一批学生,是红色中国在经历浩劫时,还特意培养的语言苗子。他们的任务不单单是学习知识,还是中国保持与世界交流的一点火种和希望。在这批负笈西游的36名学子中,16人去英国,20人赴法国。他们中有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前外交部副部长、驻美前大使周文重,前外交部副部长、前驻联合国大使王光亚,以及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8月26日,第二十届夏季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德国慕尼黑举行,尽管发生了震惊世界的针对以色列运动员的恐怖袭击事件,但北京的报纸对此却几乎没有反应。此时的北京正用热烈喜庆的气氛迎接一场国际乒乓球赛事。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和长安街沿途的宾馆饭店门前,花团锦簇,彩旗飘扬。广播里 “小小银球传友谊,一片热心迎嘉宾”的甜美歌声让人们感觉到北京的盛情。9月3日,当第二十届奥运会进入第八天时,第一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开幕。来自亚洲20多个国家的宾客和乒乓球高手欢聚一堂, 中国的首都—-北京一时成为亚洲关注的焦点。在为期10天的赛程中,关于比赛的消息每天都会出现在北京的报纸上,乒乓球在那时就是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体育项目。肆丨揭密故宫西华门建“长楼”的秘密!!外交回暖的春风也让北京的建设格局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始建于1900年的老北京饭店此时因外交任务的繁重已显得不堪重负,一座更高更大的北京饭店东楼在这一年开始兴建。北京设计院著名建筑师张镈bó还清楚地记得它的修建过程所经历的波折:“1972年, 因接待外宾需要,总理指示扩建旧北京饭店,扩建高度以五十五米为宜。施工前,另一位中央领导来了,他觉得五十五米不够,不气派,应升至一百米。按这位领导的意见,工程决定扩建高度为一百米。”后来在工程进行到88米的时候,问题出来了。一天,中央警卫团政委杨德中奉周恩来之命,来到了建筑工地,要求乘施工电梯上已经建好的14层进行观察。为什么呢?因为中南海有人向上反映,从中南海毛泽东所住的游泳池在夜间可以清楚看到施工中的北京饭店新楼的灯光。这表明,从北京饭店新楼也可以清楚看见毛泽东主席的住所。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周恩来接到报告之后,在夜间在中南海沿着南海走了一圈,果真看到了施工中的北京饭店新楼耀眼的灯光。于是,周恩来派中央警卫团政委杨德中上北京饭店看一下。杨德中一看,果真中南海尽在眼底!这样一来,问题严重了。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约见万里、杨德中、赵鹏飞、张镈,研究北京饭店新楼工程出现的问题。周恩来总理对张镈说:“有人说北京饭店怎么一下子升那么高,是否要谋害主席?我看饭店高了。”总理说着拿出地图,边指边说: “新华门距离北京饭店是二千零四十米;中南海离饭店也是二千多米,饭店扩建得高了,站在西面窗口,显然已能看到主席的书斋。嗯,我很为难,你看怎么办?”经过大家讨论,周恩来总理最终同意了万里同志的意见。周恩来说,10层以上的房间,应作别的用途,不对外,向西的门窗要遮起来。周恩来的设想,富有建设性。这么一来,不仅已经建好的11层至14层不必拆除,而且还可以再向上建造几层。最终,饭店新楼少建三层,高度控制在80米左右这时,张镈提出,可以在故宫西华门北侧建一座26.7米高的长楼,如同一道屏风,挡住从北京饭店新楼投向毛泽东居住地游泳池的视线,张镈称之为“屏风楼”。后来,屏风楼又再度加长,成为我们现在在西华门看到的样子。就这样,北京饭店新楼引发的一场风波,得到了圆满解决。距离北京饭店东楼不远,是位于建国门的外交公寓大楼,一眼看去,这两座16层高、形同姊妹的建筑已经有些陈旧。而在1972年,它是北京城的重要景观,和北京饭店的新楼、友谊商店、国际俱乐部共同成为上世纪70年代初新中国外交潮的见证,成为继新中国成立初期北京十大建筑之后北京新的地标性建筑。伍丨1972年 全国唯一的地铁开通1972年的北京城,城市的主体布局与上一个子年—-1960年没有太大的变化:从地面上看,城门更少了,城墙也拆得所剩无几。1965年北京进行了两期拆除城墙城门的工程。第一期,拆除了北京内城南墙、宣武门、崇文门,全长23.6公里:第二期,从北京站、建国门、东直门、安定门、西直门、复兴门沿线,拆除城墙、城门等全长16.04公里。1969年珍宝岛事件发生,北京又因大规模挖防空洞开始沿环线拆除城墙城门。到1972年,北京城内的城门就只剩下德胜门箭楼、正阳门箭楼和东便门角楼了。1972年的天安门广场宽阔、 静谧、人车稀少;上世纪50年代末建成的十大建筑巍然屹立,与故宫、天坛等古都闻名的标志性建筑相映生辉;乘环行4路公交车绕城内一圈,全长不过8000多米。而城市地下的变化却让人叹为观止;北京城乃至全国唯一的一条地铁线—-北京地铁1号线此时已正式通车并对市民开放。中国工程院院士、铁道部隧道工程局高级工程师王梦恕,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地下铁道专业硕土,参与了第一条北京地铁线路1号线的修建。他回忆说:“地铁1 号线是1965年修建的,由于战备的需要,设计施工是有绝对的针对性的。当时美国最大的炸弹是1500磅炸弹。因此从设计施工上必须保证,即使遭遇一平方米一个炸弹的地毯式轰炸,北京地铁也不会出问题。”1971年1月地铁一期工程开始试运营,线路是从北京站至公主坟站,全长10.7公里。市民们主要是有组织地进行参观。1971年因发生“9.13”事件,地铁关闭。直到1972年年初,地铁二期工程竣工,线路从北京站延长至古城路站,全长22.87公里,此时地铁开始对外公开运营,票价为一角。而全民动员修建的号称“北京地下长城”的防空洞系统在1972年已经遍及城内各个角落,绵延数十公里,至今还有所保留。在今天的西城区万寿园内,一段过去的防空洞被改造成民防公共安全教有基地,对外开放。这是至今保存完好且具有一定规模的防空洞之一。这段地下长城在地下6—-10米的深处,占地2000多平方米,犹如长龙般的防空通道告诉我们,这曾经是一个艰苦卓绝的工程。防空洞内至今悬挂着许多记录当年挖防空洞时的珍贵历史照片。“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把毛主席的这个指示落到实处的重大举措之一,就是挖防空洞。北京作家刘仰东在他的纪实体小说《红底金字一六七十年代的北京孩子》中说:“胡同大院小院,工厂机关学校,都不例外。挥镐抡锹、脱坯烧窑的场面比比都是……”FM1039:周一至周日早6:00-6:30徐徐道来话北京326896656@qq.com扫描关注 线下活动早知道发现更多精彩关注公众号本节目图文音频所有权利归属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广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